Art is a way of survival.

但丁的渡舟(但丁和维吉尔共渡冥河)

The Barque of Dante (Dante and Virgil in the Underworld)

图片尺寸:3626 × 2713 像素
作品名称:The Barque of Dante (Dante and Virgil in the Underworld)
中文名称:《但丁的渡舟》(又译《但丁和维吉尔共渡冥河》)
创作者:欧仁·德拉克罗瓦 Eugene Delacroix
创作年代:1822
风格:浪漫主义
体裁:literary painting
材质:布面油画
现位于:Louvre, Paris, France
实际尺寸:189 x 241.5 cm

创作背景

作品取材于但丁的《神曲》,画面上,头戴月桂花环的诗人维吉尔正引导他的伙伴但丁乘小舟穿越地狱。船头,一围裹着长条蓝布的赤身男子为其摇橹。浪花翻卷的河水中,几个被罚入地狱者紧紧抓住小船不放。其中还有一个女子,水珠在她身上闪光。近看,那些飞溅的水花其实就是红绿互补色中黄色和白色的涂点。如此精练的手法,如此真实的效果,不能不令观者惊叹。这幅画中展示了新颖的审美观和表现手法,与大卫及其后继者安格尔的古典画风截然不同。欧仁·德拉克罗瓦的作品充满活力的布局、富于动感的画面、奔放的线条和带有鲜明色彩的笔触,动摇了一切视觉的习惯。

画面渲染

欧仁·德拉克罗瓦1822年创作的、取材于但丁名著《神曲》的油画《但丁的渡舟》(又译《但丁和维吉尔共渡冥河》),画面上,头戴月桂花环的诗人维吉尔正引导他的伙伴但丁乘小舟穿越地狱。船头,一围裹着长条蓝布的赤身男子为其摇橹。浪花翻卷的河水中,几个被罚入地狱者紧紧抓住小船不放。其中还有一个女子,水珠在她身上闪光。近看,那些飞溅的水花其实就是红绿互补色中黄色和白色的涂点。如此精练的手法,如此真实的效果,不能不令观者惊叹。艺术史家认为,《但丁的渡舟》的悲剧性感受是对米开朗琪罗和鲁本斯的缅怀,其所表现出来的画家的执拗个性则奠定了德拉克洛瓦在法国浪漫主义画派中的先行者地位。

德拉克洛瓦以《但丁和维吉尔共渡冥河》及《巧斯岛的屠杀》这两幅作品闯入巴黎艺术界,它们分别于 1822 年和 1824 年在沙龙展出,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他在这两幅画中展示了新颖的审美观和表现手法,与大卫及其后继者安格尔的古典画风截然不同。德拉克洛瓦的作品充满活力的布局、富于动感的画面、奔放的线条和带有鲜明色彩的笔触,动摇了一切视觉的习惯。

这幅画根据《神曲》的故事,表现站在船中央的但丁被维吉尔引导乘着卡隆的渡船,穿过地狱湖的情景。画中在风浪里颠籐的小船,象徵着人们被激情所折磨的情景,和被死亡威胁的悲剧,这样的主题在德拉克洛瓦的画中时常出现。在这幅画里,他运用了对比色调,以突出主题,两个站立的、裹着大衣的人物的衣着色彩,为互补的绿色和红色;这和惨烈的旋风以及一群扑向渡船的冥界裸身人物,形成鲜明的对照。

作品赏析

欧仁·德拉克罗瓦在这幅画中展示了新颖的审美观和表现手法,与大卫及其后继者安格尔的古典画风截然不同。欧仁·德拉克罗瓦的作品充满活力的布局、富于动感的画面、奔放的线条和带有鲜明色彩的笔触,动摇了一切视觉的习惯。

画中在风浪里颠簸的小船,象征着人们被激情所折磨的情景,和被死亡威胁的悲剧,这样的主题在德拉克洛瓦的画中时常出现。在这幅画里,他运用了对比色调,以突出主题,两个站立的、裹着大衣的人物的衣着色彩,为互补的绿色和红色;这和惨烈的旋风以及一群扑向渡船的冥界裸身人物,形成鲜明的对照。

作品轶事

法国浪漫派画家欧仁·德拉克罗瓦的油画《但丁的渡舟》于1822年在沙龙展出,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据说当时画家没有钱买画框,把墙板拆下作画框,涂上黄色颜料,凑合使用。

作品意义

24岁的德拉克洛瓦,以但丁的《神曲》为题材创作了《但丁之舟》,直接向学院派挑战。在这幅画中,画家以浪漫主义手法描绘了但丁在维吉尔的引导下游地狱。在地狱里的斯谛吉河中浸透着一群曾经在人世间犯下罪行的人的灵魂,他们被罚在污泥浊水中无休止地互相咆哮、互相斗殴,看到但丁的小舟,他们个个竞相争着求生,踩着别人往船上爬,在这群罪恶的灵魂中有个但丁的仇人,想请但丁搭救他免受黑暗之苦,被维吉尔又推到河中,并说:“滚开些,到你的狗群那里去。”这些灵魂在人间时妄自尊大、罪行累累,无善可录,所以死后他们的灵魂还在这里咆哮如雷,他们中有许多自命不凡的大人物,将同样像蠢猪一样躺在这阴暗的地狱里受苦受难,遗臭万年。

这幅画表达了悲剧性的主题和画家的民主思想,说明行恶者必然受到惩罚,罪恶深重的魔鬼们如果有求生的欲望,也必然遭到拒绝。这幅画在人们面前展现另一个世界可怖的景象,令人不寒而栗。但丁的小舟四周波涛汹涌,气氛恐怖、郁闷而紧张,色调沉郁深重,受着苦难煎熬的灵魂有的愤怒,有的因痛苦而气喘,有的咬牙切齿,有的因激动而狂吼,画面极其恐怖而且有强烈的感染力。当这幅画展出时受到进步艺术家和思想进步人士的赞扬,年迈的格罗叫自己的木工为他订做一只精致的新画框。但这幅画同时也受到学院派画家的讥讽、嘲弄和攻击,官方甚至不给展出。可是人们终于发现沉闷的法国画坛出现了一位巨大的天才,希望又恢复了,古典主义更显得暗淡无光。

附带说一下,以前古典主义画家多半取材于希腊、罗马的神话;但从德拉克洛瓦开始,浪漫派画家却多半从但丁、莎士比亚、司各特、拜伦等人的作品选取画材。 《但丁的渡舟》不仅博得浪漫派年轻画家们的好评,也获得古典派画家的好评。特别是格罗男爵大加赞赏,说是“超过了鲁本斯”,竟给买了漂亮的画框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