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is a way of survival.

戈黛娃夫人 Lady Godiva

Lady Godiva, c.1897 - John Collier

图片尺寸:1440x1159px
作品名称:Lady Godiva
创作者:约翰·柯里尔 John Collier
创作年代:1897
风格:浪漫主义
体裁:历史画
现位于:Herbert Art Gallery and Museum, Coventry, UK
实际尺寸:142.2 x 183 cm

传说

依据传说,戈黛娃夫人是麦西亚伯爵利奥弗里克美丽的妻子。当时利奥夫里克对考文垂市民们强加重税,戈黛娃夫人不断的向丈夫求情希望减免税收,但都被他顽固的拒绝了。利奥夫里克对妻子的不断求情感到厌烦,宣称只要她能裸体骑马绕行市内的街道,他便愿意减税。心地善良的戈黛娃夫人真的照着他的话去做,要所有市民待在屋内并紧闭门窗后,她一丝不挂、披着一头长发骑马游街。但有一名好色的裁缝师Tom,禁不起诱惑,在窗上凿了一个小洞想偷看,他的双眼就失明了,这个人后来成了英语“偷窥狂”(Peeping Tom)一词的由来。最后戈黛娃的丈夫遵守诺言,免除了繁重的税赋。

另一个更古老的版本,则是戈黛娃在一如往常人潮众多之时绕行市场的街道,两名骑马的侍女(有穿衣服)伴随着她。这个版本见于编年史家Roger of Wendover(死于1236年)所记载的Flores Historiarum一书里,他引述了较早的一些纪录,但Roger本人所收集的轶闻通常不太可信。这个版本中有关偷窥者Tom的记载首次在17世纪出现。究竟这个故事中的戈黛娃夫人是称为Godiva还是Godgifu(“gift of God”上帝的礼物)在历史上仍是个未知数。

Roger of Wendover对于戈黛娃夫人时代的妇女权力和权利可能并不了解,当时戈黛娃所属的家族在英国是第二富有的——仅次于戈徳温(Godwins)家族——同时末日审判书中也记载了她当时拥有统治考文垂的权利。她可能继承了许多丈夫的土地,同时她也拥有自己的土地。许多学者还推测她同样是个严酷的地主。

当时的习俗是,忏悔者要在公开的场合下穿着一种直筒连衣裙——类似现代的连身衬裙的无袖白色服装,亦即在今天被称为“内衣”的服装。戈黛娃或许是为了忏悔她的严酷治理行径,以忏悔者的身份绕行城镇,使她的人民目击他们所恐惧的女主人丢脸地穿着内衣。因此,学者们推测,戈黛娃的故事或许是经由民谣的流传而转变为浪漫化的版本了。

传说中戈黛娃的一头长发遮掩了她的身体避免被人看见,这也和偷窥者Tom的故事一样被视为是由后人所添加的内容。其他一些故事中的成分也和常见的神话及寓言类似:如对贵族的反抗、确切的承诺、严酷的统治环境、对贞洁的考验。即使偷窥者Tom的故事是后人添加的,他的双眼被弄瞎也证明了这个故事接近于亵渎神圣将遭受惩罚的故事题材。

有些人也推测故事中的戈黛娃夫人“全身赤裸”,可能是指她取下了那些代表上层阶级的珠宝、徽章等饰品。

历史证实

不过,戈黛娃夫人这个人的确在11世纪初期存在,一些古老文件都有相关记载,如储藏许可证、碎石许可证、和末日审判书,尽管对她名字的拼法有许多不同。在伊利(Ely)的历代志(12世纪晚期写成)中记载她原是一名寡妇,在1040年嫁给利奥夫里克,并在那几年里曾资助一间位于林肯郡的修道院。在1043年她说服丈夫建造并资助一间在考文垂的本笃会修道院。在一张由她兄弟向本笃会修道院颁布的许可证上也发现她所留下的记号“di Ego Godiva Comitissa diu istud desideravi”。她也是其他许多地区修道院的女施主。末日审判书也记载她是少数几个在诺曼人征服英格兰后仍能保有土地的盎格鲁-萨克逊人,也是唯一一个被记载的女性地主。她大约在几年后去世,被埋在一个大修道院的入口处。

戈黛娃夫人的传说故事在1678年5月31日开始被考文垂列为纪念节日,直到1826年停止。在1848年至1887年间又再度复苏,直到现在都是考文垂市的纪念节日之一。

她的孙女伊迪丝·斯万内莎是后来的英王哈罗德·戈德温森的王后。